小桥溪涧透彻底,茶香小镇浉河港。

2014-06-09 16:45:00
老张家
原创 95
摘要:坐上师河港镇->信阳班车,我无趣望着镇上小广告,不够成熟地街坊,明显影人注目,是我的眼睛熟悉这种杂乱的无识,还是习惯了,毕竟它很普遍,没有什么意义让我写,只不过提提问题要比不说好。

兔唇舌根品茶色,香飘万里雪芽乡。--时辰钟­

    坐上师河港镇->信阳班车,我无趣望着镇上小广告,不够成熟地街坊,明显影人注目,是我的眼睛熟悉这种杂乱的无识,还是习惯了,毕竟它很普遍,没有什么意义让我写,只不过提提问题要比不说好。­

    车子开始发动,一缕清风绕弯过发稍,不停会有一些学生上了车,车上此时变为课堂,孩子疑问地问乘务员,阿姨这车去什么地方,她饱含笑容说道:“你要去哪儿,我去哪儿?”我无聊地打囤,没来及想清楚就被人群围住,一群狼狈的粉丝把我拥戴,我抬头一望不要紧,更多人围攻上来。

    还是用报纸挡挡外界物质,以免被其感染失控,车速极限飞奔,带来眼前一片片茶园,不时还会看见乡下人下地干活,不愧是茶叶主产区,信阳我出生的地方,在这里我记住了, 信阳毛尖、红茶、绿茶及以后的铁观音,它没有理由不让我回来看一看。

    睡着还有余梦,在春天里,我的家乡茶农父母依然辛苦于大田生产,我眼泪如今腼腆羞涩,多年热爱坚强地男儿为茶乡大地落泪,该轻柔称呼一声离行前的母亲,可母爱永远不让我报答,如果真的有这样一天乳儿定会当面致谢!­ 一路上想了好多,只不过这群学生,好像刻意和我作对,路途越来越逼近,路程中,不少学生稀疏散伙的下站,好一群茶之子,未曾认识,但却是乡人,独特风俗在于茶乡人热情而且无恶意,我喜欢这块长我的土地,也不错时机培育了我。­ 

    生于茶乡,死于史上。男儿好自强,精忠报国好理想,又是一年春天,我...哽咽的喉咙,最后一次说“爱你”,时间已经稍微短暂,无非是一打击也是一种考验,高考该让我有多少变化?我,我清楚说一遍不会有第二次,变化就是上大学或者是当职业作家,以上两方面都会同步实践,时间不知给不给面子。­ 

    在历史上,我喜欢复古,如今地茶王之乡,远远已经逝去历史遗产,向着都市茶镇一步步开发,在这里繁荣代替了贫穷,真正意义上讲,我的茶母亲已经步入21世纪又一股新浪潮中,为茶区默默奉献她慈祥地母爱,也赋予茶区子民,向繁荣倡盛的生活起步。­ 

    不知是春风无限,还是杨柳三月。我回家的拥抱已经很短暂,茶叶焦黄的叶子,被火亲吻过,留下一片片足迹,连接数里,不过春天永远都喜欢大地上地宝贝,一场细细春雨,灌溉了整个茶乡人的忧愁,带来丰收前,第一份可喜的保证,车上还有几位乘客等待下一站--信阳。­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
  • 在线客服
  • 关注微信
    • 客服彬彬
    • 售后小张
  • 扫一扫关注微信